<dd id="lxasd"><track id="lxasd"></track></dd>
          1. <em id="lxasd"></em>

          2. <em id="lxasd"><acronym id="lxasd"><input id="lxasd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    母親的春節
            一等獎 作者:韓雨彬 浙江交工金筑公司

            大年初一的清晨,當整個城市還沉浸在除夕夜的歡愉氣氛之中時,母親便已披衣起身,準備出門上班。臨走之時,母親很開心,因為這一天也是她的農歷生日。母親曾算過,今年的春節是她退休前倒數第二個春節。多少年過去了,這條通往醫院的必經之路旁早已蓋起了高樓大廈。自行車穿過街道,清雨新風,云浪翻伏,耳畔似乎還留有喜慶的焰火余韻。當時的母親怎么也不會想到,2020年的春節來得這么早,卻會結束得那么遲。

            武漢封城、浙江啟動一級響應……關于疫情的各類新聞占據了朋友圈,行人的臉龐與口罩似乎還有些格格不入,往年冷清的藥品店門前排起了長龍。母親是一名護士,我自然不免擔心醫院的環境安全。母親所在的科室背靠傳染病房,左臨醫院門診。每天需要接診大量病人。晚飯時候,我問母親:“最近醫院是不是變忙了?”母親心中了然,卻反問我:“我們什么時候不忙?”

            “打仗”,母親常用這個詞來形容日常忙碌的工作狀態。而在接下來的日子里,母親一直在“打仗”。為了更好地應對疫情,醫院進行了專門部署,母親所在的科室和病房被設置為臨時值班室,母親則到發熱門診值班。為了防止病毒傳染,值班人員必須穿上防護服。按照部署,值班門診以6小時為一班,全天分為四班。雖然每次上班只需6個小時,然而由于防護服穿脫不便,母親與同事常常要在這6個小時內不吃不喝、不上廁所,并全力完成接診工作。如果是夜里的6小時,則更加辛苦。一天夜里,母親接到了值班室的電話,一位身穿防護服的護士在值班過程中暈倒過去,工作強度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    為了不把醫院中的潛在危險帶回家,母親推掉了一切聚會聚餐,上下班也改成了步行。孟春江南的寒風不饒人,母親的鬢角又熬出了幾縷白發。我擔心母親的身體,母親卻說做事善始善終,不必杞人憂天;我問母親,成為老百姓心中的“英雄”的感覺如何,母親卻說她只是有幸與英雄同伍;我問母親每天如何堅持下來,母親淡淡地告訴我:“習慣罷了”。

            人生底事,來往如梭。在醫院的日子里,母親見過太平間門前泣不成聲的淚人,見過酗酒撒瘋、逞兇傷人的惡徒,見過深夜拌嘴吵架的夫婦,也見過凌晨靠在墻角、疲憊失神的老翁。救死扶傷在旁人看來是醫生護士的天職,有時候卻是眾多白衣天使心中最力不能及的事。一句“死生無?!?,于一些人可能還只是遙不可及的感慨,于母親和眾多同事卻已經是痛徹心扉的事實。母親印象中最深的一件事是前一秒還在與病人談笑,后一秒病人突發休克,從此她明白撒手人寰原來不過頃刻。也許很少有職業能像醫生和護士那樣,在某一刻對自己的工作深感力不從心。母親常說,只有當人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,才會明白世上最好的祝福從來不是什么“恭喜發財”,而是“虛驚一場”。

            滴答,滴答。窗外的小雨敲打著枝葉,小城還在陰冷的雨幕中沒有醒來。母親的臥室里已傳來披衣起身的聲響。我睡眼惺忪,現在是凌晨2點半,這是母親動身去上夜班。我聽見母親的腳步聲,推門、掩門、下樓、跨過水灘。

            寂靜的春天里,腳步聲逐漸遠去,腦海中母親的背影漸漸隱沒在綿綿夜雨中……

            色情激情电影网站,亚洲日韩色欧另类欧美,内地同志男16china16,小草在线观看视频免费播放